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  1111

河床小波卡梦幻打比 王家卫曾在此取景

(阿根廷.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11日综合电)什么叫魔幻的世界第一打比?

2004年,英国的《观察家报》列出一份清单,名为“你去世之前必须要做的50个体育活动”。其中包括“驾驶你的私家车参加一场摩纳哥GP赛”、“去尼泊尔打一场大象马球”这样颇具色彩的行为,而位列榜单之首的,是“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看一场小波卡与河床的打比”。

河床球迷疯狂庆祝球队夺得解放者杯。(法新社)

无独有偶,在《442》、《每日电讯报》、《每日镜报》等媒体公布的世界打比排行,小波卡VS河床全部独占鳌头,被称作“世界第一打比战”。曼市打比、西班牙打比、伦敦打比,在这场比赛面前都只能靠边站。

马来西亚时间月10日凌晨,经历前后4次延期,以及比赛地点的变更,河床与小波卡的解放者杯决赛终于落下帷幕。河床在加时赛连进2球,以总比分5比3逆转小波卡夺冠,队史第4次捧起解放者杯。

火爆的打比从来都不罕见,但小波卡与河床相遇,就不是简单的“火爆”二字所能概括的——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,球场就会变成人间地狱。

就在前不久,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开赛前,小波卡的大巴又遭到河床球迷的催泪弹和辣椒水袭击。多名小波卡球员随后出现呕吐现象,头号球星特维斯的情况尤为严重。因为这起意外,比赛不得不延后一天——这已经是两回合比赛第三次被迫延期。

小波卡和河床有什么深仇大恨?这要从两队的历史说起。

1901年,河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小波卡区成立。没错,就是小波卡区。4年之后,1位爱尔兰移民、2位意大利移民和3名当地学生,组建另一家足球俱乐部,他们决定将球队命名为“小波卡青年”。

同一个地方拥有2支球队,是大多数打比战产生的原因。但小波卡与河床不共戴天,还有更深层的因素。

1925年,河床离开小波卡区,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北部的努涅斯。这里远比小波卡区富裕,河床也逐渐成为富人们的新宠。而小波卡青年始终坚持留在原地,成为穷人和工人阶级的代言。

实际上,两队的球迷都有来自不同阶层的人,但阶级对立已经不可避免的形成。

很快,双方的关系开始变得水深火热。小波卡球迷嘲讽河床球迷是“小鸡”,这个绰号要追溯到1966年:河床在解放者杯决赛一度2比0领先佩纳罗尔,门将开始拖延时间,频频将球按在胸下,姿势如同一只鸡,这位门将还出言不逊嘲讽对手。

结果,被激怒的佩纳罗尔连进河床4球,4比2逆转夺冠,小波卡球迷开始用“小鸡”嘲笑河床的懦弱。

河床球迷针锋相对,称呼小波卡球迷为“小猪”——在相对贫穷的小波卡区,很多人靠在养猪场打工维生,由于球场附近的河流污染严重,球场内也会有一种难闻的气味。

很多曾经势不两立的打比对手,因为某一方的衰落而逐渐失去剑拔弩张的气氛。但小波卡与河床偏偏又是阿根廷的两大豪门,这种感觉类似于曼市打比与国家打比合二为一,你死我活也就再正常不过。

历史上,这两个冤家都是有名的球星摇篮,马拉多纳、里克尔梅、维隆、帕勒莫、萨穆埃尔都出自小波卡,河床也有迪斯蒂法诺、肯佩斯、奥特加、萨维奥拉、克里斯波等名将。

然而,对很多人来说,第一次看到小波卡VS河床,甚至不是从转播镜头,而是在王家卫的电影里。

王家卫导演、编剧的《春光乍泄》,主要取景地就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小波卡区。影片中有一个片段,梁朝伟饰演的黎耀辉来到球场看球,那场比赛正是小波卡迎战河床,拍摄地点则是小波卡主场糖果盒球场。

场上两队球员激烈拼抢,看台的黎耀辉却百无聊赖,他来看球不过是因为怀念曾经一起踢球的伙伴。球场的火爆和黎耀辉的落寞,形成典型的王家卫式孤独。

《春光乍泄》最终被提名1997年第50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,王家卫获得最佳导演。梁朝伟也凭借影片中无可挑剔的表演,获得第17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。

为了拍摄《春光乍泄》,王家卫将整个剧组带到阿根廷待了近1年时间。影片结尾打出的感谢名单中,“小波卡足球俱乐部”出现在最后一行。

来源:网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